大部分地区有夏秋干旱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16 08:53    次浏览   >

会议要求,今年各级各部门要突出抓好洞庭湖区防汛、山洪灾害防御、水库防守、城镇防渍排涝、防旱抗旱等五个方面的重点工作。

“要准确把握我省防汛抗旱形势发生的新变化。”杜家毫在会上指出。

从4月1日起,湖南进入长达半年的汛期。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分析认为,受“厄尔尼诺”影响,今年有可能出现极端气候事件,全省防汛抗旱形势十分严峻。

杜家毫要求,必须统筹抓好防汛与抗旱、治水与管水、节水与净水等工作,牢牢掌握水利工作的主动权。要抓好存在问题的整改落实;要认真组织抢险、避险和救灾工作;要大力提升预测预警和科学决策能力;要强化防汛抗旱工作责任,每一个堤垸、水库、塘坝、险工险段和山洪地质灾害重点地区,都要明确具体责任人,决不允许出现空当、死角。

针对当前形势和前期检查的结果,会议要求各地查找前段备汛工作中的不足,进一步落实防汛抗旱各项措施。

会议分析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防汛抗旱工作面临的形势。据气象水文预测分析,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今年长江中下游可能发生较重洪涝灾害,我省有前涝后旱、北涝南旱的趋势。雨季结束后,大部分地区有夏秋干旱。1998年大水以来,湖南没有发生四水流域性大洪水遭遇的情况。长江大洪水重现的几率在增加,洞庭湖区堤垸蓄洪的可能性也在增加。

另外,全省各地防洪排涝规划实施存在不平衡,山丘区城市防洪排涝设施建设进展较慢,有的甚至处于起步阶段。山洪灾害防御能力不强,全省有山洪灾害防御任务的县多达102个,涉及1.77万个自然村。

随着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布局实施,洞庭湖区作为融入长江经济带的桥头堡,湖区的防汛保安更将成为防汛抗灾的重中之重。近年来城镇化发展较快,有的一般垸已成为城镇一部分,防洪压力很大。去年7月中旬的沅水、资水流域大洪水,就导致湖区70多处堤垸出现不同程度险情。此外,还要做好“四水”入洞庭和长江三峡下泄5万秒立米洪水“碰头”这种最恶劣情况的防范工作。

同时,各地要进一步加强隐患排查整改,强化工程度汛安全管理,强化预测预报预警。各类水库、山洪灾害易发区、蓄洪区、矿山作业区以及重点景区等重点工程、重点地段都要根据实际,制定切实可行的应急度汛预案和人员紧急转移预案。

很多人都在问,它会不会让今夏出现像1998年那样的长江流域的极端洪涝事件?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极地气候系统与全球变化实验室主任王召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极端天气事件发生的频率和强度会有所增加,降水强度增加的概率会增加。但是,1998年洪涝发生的时候,其影响因素非常复杂,“既有极强的厄尔尼诺事件,当年南半球环流异常也是有记录以来最强的一次,各种气象条件叠加才造成了这一百年一遇洪涝灾害。”今年厄尔尼诺虽强,但它对汛情的影响仍需要观察。

4月1日,湘江长沙段的主航道。当日,水网密布的湖南正式进入汛期。图/新华社

今年春天反复无常的天气,让人们更关注气候变化。有专家认为,此前关于今年将成为史上最热一年的传言,很可能将成真。不仅如此,这次厄尔尼诺将会持续两年甚至更长时间。

“从这几年的情况看,我省一旦出现大面积强降雨,湖区、山区、丘陵区、城区都有可能同时受灾。”杜家毫指出。

有气象专家认为,一般情况下,“厄尔尼诺”会导致中国南方梅雨期推迟,给南方带来持续降雨,导致北旱南涝。比如1998年受此影响,长江流域就出现了持续暴雨洪涝灾害。

4月2日,全省防汛抗旱工作会议在长沙举行。省委副书记、省长杜家毫在会上强调,各级各部门要切实将防汛抗旱行政首长负责制、部门责任制和岗位责任制落实到各个环节,决不允许出现空当、死角。对因玩忽职守、失职渎职造成重大损失的,都要一查到底;造成重大灾害后果的,要依法依纪处理,决不姑息。

会议要求,必须全面落实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核心的各项防汛抗旱责任制,明晰各级各部门防汛抗旱事权,完善“责任清单”。要不定期地抽查各类防汛责任人到岗到位情况,督促各类责任人履职尽责,坚决查处防汛抗旱工作中的“慵懒散”等为官不为及渎职、失职行为。

对于城镇防渍排涝工作,会议要求各城市特别落实地下公共空间和立交桥等应急管制措施,保障暴雨期城市居民生命安全。山洪灾害防御方面,要求做到行政责任人、监测负责人、信息报送人、预警报警信号、转移路线、安置地点“六落实”,提前组织危险地区群众应急转移,力争做到不死人,坚决避免群死群伤事件的发生。

从防洪抗灾体系上看,仍然存在较多的薄弱环节。湖南主要堤防5800多公里,除142公里长江干堤按设计标准加高加固外,其它堤防抗洪能力都很低,许多县级以上城市未形成有效的防洪闭合圈。14个市州地级市主城区防洪标准达100年一遇的仅5个。

省委副书记孙金龙,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明华,副省长张硕辅出席会议。